您的位置:首页 > 动态要闻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中国投资:文一波和他的环保王国

发布时间:2013-02-18

      桑德环保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环保企业,文一波想使它做得更大更强
  在位于北京通州的桑德环保总部,巨大的环保设备矗立在厂房里。桑德的员工不时指点着一些金属的成品或者半成品介绍说,这是桑德自己发明的,这是外国客户定制,这是用来分拣垃圾的专用设备……
  很多人对垃圾处理充满疑惑:如何能让混在一起的垃圾按照可燃、无机和有机这样的标准分开然后分别处理?
  在桑德环保设备工厂里,这都是有确切答案的。在多年的污水处理市场耕耘之后,这家环保产业龙头企业已经在垃圾综合处理领域建立了自己的王国。
  作为中国环保产业第一人,文一波,显然是早些年市场洗礼中成熟起来的典型的企业家。在他北京郊区偌大的办公室里,他以湖南人特有的直率,讲述商场上的光荣与梦想。
  自然,辛苦是不足道的。人们关注的是效率和业绩。文一波的桑德集团,在北京的郊区投资3亿多元建立了阿苏卫垃圾综合处理项目,这是北京市第一个生活垃圾治理特许经营(BOT)项目,同时也是首次将社会资本引入环卫领域的示范项目。这个垃圾综合处理厂处理规模为1600吨/天,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城市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
  就像桑德的大多数项目一样,该项目都是通过全球采购、联合开发,以最少的钱达到标准,采用了诸多世界上先进的技术,充分显示了市场化的优势。
  “我们一直都不提倡垃圾的分选在社区进行。这应该交给专业公司来做”,文一波说。阿苏卫就是这样一个专业的“综合”处理垃圾的项目,不仅仅是过去的填埋,而是包括垃圾的分选、无害化、减量化,最后达到资源化。


  固废处理先锋
  文一波对整个产业布局的把握甚为缜密。现在,这个以环保投资为主要业务的集团公司下属两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国内A股上市的合加资源和去年在新加坡上市的伊普国际。这两家上市公司分别从事固体废物和水务污水处理方面的设备、运营等业务,提供各种解决方案。桑德集团的目标是5年内将两个上市公司总市值发展到500亿元.
  合加资源作为桑德集团大家庭中的一位重要成员,提供着固体废弃物处理业务的全面解决方案。阿苏卫垃圾处理项目就是由合加资源承建的。
  “固废处理产业在国内的发展比污水处理晚了10-20年,技术、设备甚至市场和消费者都不是很成熟。现在桑德在此领域已经积累了14亿的投资。”文一波说,桑德是这个领域的先行者。在该领域,不仅包括城市生活垃圾处理、工业废物,还有危险废物处理。其中,在工业废物处理领域,文一波自信地说,桑德稳占国内第一把交椅。
  在垃圾处理领域,继阿苏卫之后,桑德成功地拓展了吉尔吉斯、朝鲜平壤等大型生活垃圾处置项目,在综合市场能力方面已经占据了行业的领先地位。
  不过最突出的还是危险废物这个领域。因为在生活垃圾处置领域建立了强有力的市场和技术核心竞争力,桑德近年来成功地进入了危险废弃物处理领域,分别建设了甘肃危废处理中心、湖北危废处理中心、吉林危废处理中心、蒙东危废处理中心等数个危险废弃物处理项目,成为国内在该领域市场占有率最大的公司。
  “明年我们将在湖北建立一个全世界最大的固体废物处理设备的生产基地。北京的劳动力、土地成本太高”,文一波说。桑德目前以低于国际大公司一半的价格,出售同等水平的环保设备,最近在中东一个项目竞标中打败了欧洲的一家公司。


  方兴未艾的市场
  这是一个连房地产商都想进入的行业。事实上,“环保产业投资很热,每年的增幅都在10%-20%之间,未来10年都不会变,很难说会饱和”,文一波说。
  银河证券的报告显示:“十一五”期间我国环保总投资达1.4万亿元,首要目标是修建环保基础设施,包括污水处理厂、垃圾处理厂和脱硫设施等,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讲,“环保工程建造商和设备提供商”将最先受益于中国政府的环保投入。而垃圾处理领域,由于当前的设施还非常落后, 多达364个城市还没有垃圾处理厂,所以该报告预计“十一五”期生活垃圾厂的投资规模至少在360亿元以上。
  桑德无论在技术、项目经验、品牌、规模和融资实力上都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该报告预计桑德未来一年将中标更多的固体废弃物工程项目,以5%的市场份额计算,这意味着其有望获得18亿-24亿元的项目承建额。
  事实上,如果从需求来看,近几年随着GDP的高速增长,中国生活垃圾和工业固体废弃物增长率保持在10%以上,如2005年全年清运生活垃圾、粪便就有1.95亿吨,综合处理率仅在51%左右;工业固体废物13.4亿吨,其中危险废物有1000万吨左右,有400万吨没有得到处置。
  垃圾处理成为必须要解决的事情。根据环保总局“十一五”规划,我国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由目前的50%提高到60%以上。国家将投资450亿元新建垃圾处理厂。最近,北京市和河南省都出台了“十一五”垃圾处理厂的建设方案。
  此外,国家发改委在今年2月指出,中国将动用价格杠杆促进环境保护,推行“谁污染谁付费”,规定在2007年年底前所有城镇收缴污水处理费,所有城市都要在规定期限内收缴垃圾处理费。
  近期,发改委副主任毕井泉表示,中国计划大幅度提高污水处理费、垃圾处理费及二氧化硫排放收费标准。提高收费会逐步在大城市中推行,并根据社会承受能力逐步扩展到中小城市和农村。
  “从政府的决心来看,这些措施对这个行业是有好处的。不过污水处理费是政府征收,我们所收取的费用都分别在项目单独议价。不会受到太大影响”,文一波说。“这些年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会资本,环保投资强度都是很大的,对环保设备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了。不过,这些年环境设施的建设差不多比较齐备了,剩下的就是升级改造。”
  银河证券的报告认为,未来桑德旗下合加资源的主营业务收入将进入高速成长期。因为他目前主要专注于高端的危险废弃物处理工程领域,在国家第一批10多个危废项目招标中,合加资源在技术水平、资金实力和工程运营3个指标均获得第一。以这样的经营实力,“我们认为公司至少应获得城市生活垃圾处理5%的市场份额”。
  不过,银河证券分析师认为,合加资源的主要风险在于国家对垃圾处理厂政策支持的力度可能低于预期。


   市场化之门徐徐开启
  “让我来运营,你们可以少花很多钱”,文一波经常这样对地方政府官员说。他极力提倡让社会资本以市场化方式来投资和运营污水处理项目,文认为,市场化的机制可以大大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而政府完全可以制定规则,实施监督,对不合格的投资者和运营商进行惩罚。“政府应当只做裁判员”,文一波说。
  在目前的污水处理市场,大部分属于政府投资运营的污水厂,所有的外资和民营,加起来的份额不足整个市场的10%。
  文一波在1998年就开始率先提出了“中华碧水计划”,提出要市场化运作污水处理项目,提出BOT运作模式。在北京市场,他的计划得到了政府部门的极大支持,在不懈的努力下,最终得到了北京肖家河污水处理厂项目。虽然,这个最初20万吨的计划变成了2万吨。不过,这个按照BOT模式成功建设运营的污水处理厂,成为我国第一个由民营资本投资兴建的市政污水治理项目,在后来起到了实践性的示范和推动作用。
  现在,文一波拥有50亿规模的30多个污水处理项目,仍然是污水处理市场成千上万个厂家之一,分散的产业格局没有根本变化。相比之下,固废处理作为新兴的行业,尚不存在此类问题。尽管如此,文一波还是努力推行BOT,在污水处理领域抓住了不少机会。
  流域污染治理已经成为地方政府最为关心的事情之一,迫在眉睫的危机和捉襟见肘的预算给了民营资本机会。在这个领域,桑德显然已经拔得了头筹。
  在长江流域,荆门市夏家湾污水厂近日被评为“国家重点环境保护实用技术示范工程”,这个项目就是由桑德以BOT模式设计并且建设的。
  夏家湾污水处理厂主体工艺采用卡鲁塞尔氧化沟二级生物处理工艺,贯彻了节能、安全、环保的原则,处理出水指标达到生活杂用水的标准,保证了竹皮河下游居民的用水水质,缓解了竹皮河的污染程度,改善了城市的环境污染状况。更重要的是,BOT模式为荆门市政府节省了近1/3的费用。
  渭河流域的污染和缺水严重,成为当地政府非常头疼的一件事。今年7月,桑德以BOT模式投资建设西安长安区污水厂项目,建成投产后,将有效地缓解渭河流域的水环境污染。
  污水处理是一个巨大的蛋糕,污泥处理则是一块尚未开掘的处女地。“我们还没意识到,污水处理,目前只是完成了40%。剩下的60%是污泥处理”。
  桑德显然不会错过这个商机。文一波透露,桑德正在研制污泥处理方面的技术,预计不久可以上市。


  进军国际市场
  “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是很不一样的。在发达国家,环境是要放在第一位考虑的,在我国,首先考虑的是要少花钱。所以国外的污水、固废都处理得差不多了,而我们国家有很多。我们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磨练出来的,所以环保服务做得更加细致,技术和产品更加有竞争力”,文一波说。
  目前桑德的产品部分出口,有些高端产品在国外更有市场,而且“利润更高”。瞄准欧美市场,是文一波给环保设备业务定的目标。这些与国外技术基本上没有差距甚至在某些领域更加领先的设备,带着中国制造的标签售往国外。
  而以环保工程服务起家的桑德,绝不会放弃环保服务这块蛋糕。在发展中国家,有很多的一揽子工程项目,从设计到承包到投资,这些都是桑德的目标。
  “中国有很多对外承包的窗口企业,这些企业在国外已经有相当的经验和稳固的关系,我们帮助这些窗口企业,为他们服务”,文一波说。这样,他就可以坐在北京的办公室里,获得来自中东甚至朝鲜的订单。
  另外,伊普国际是桑德在国际市场的一个触角。这是其开拓国际市场的一个品牌,文一波说,伊普国际其实是自己的公司,而不是桑德的公司。而国际金融公司曾经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拥有10%的股份。另有30%属于公众持股。
  “作为投资公司,未来将在收购方面多有举动”,文一波说桑德环保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环保企业,文一波想使它做得更大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