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动态要闻 > 媒体报道

媒体报道

文一波的水价观

发布时间:2013-02-18

文一波的水价观

  京华时报记者 刘姗云

  经过CPI一轮大涨大跌,老百姓对粮、油、燃气、电、食品涨跌已不再陌生。时下,水涨价的声音渐行渐近。上半年,各地水价上调听证会相继召开,围绕着水价涨还是不涨也是争论不断。

  本周人物是刚成为国内首个中标国际水务工程大单的北京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从事水务行业有16年的他向记者详解了一位民营企业老总的水价观。

 

  谈利润

  “水价暴利”说法太片面

  8月7日,中关村科技园金桥科技产业基地的北京桑德集团办公室,文一波在记者对面刚坐下来,就迫不及待地表达了对时下“水价暴利高过房地产”这一观点的不满。

  “支持这种说法的数据只交代成本、毛利率,这个太片面了,没看公司资产。”文一波说,水行业属于投资大,运行周期长的行业,造成的费用也大,如果仅是毛利率高,并不意味着赚的多,目前行业平均亏损已是共识,做得不错的也仅是保本微利。

  “那么水价格是不是太低?水行业到底是不是暴利行业?”记者追问。文一波笑谈:“以前有个说法,称‘自来水’去一横变‘白来水’,过去就是白来水,是政府给老百姓的福利,定价都是象征性的价格。”

  文一波说,现在的水价没有考虑到投资成本。举例一个供水项目投10亿,银行的利率是6%,微利为2%,那么收益就是8000万,但这些借款是要还的,如果投资1个亿,成本占50%,赚50%,简单地拿毛利率说事,这是不科学的。加上供水行业运营周期长,要运营5年左右才能慢慢回本。这对供水公司是很大的挑战。“对水价要有基本的认识,才能辨别水行业是不是暴利。”

  谈价格

  更值得关注的是水质

  “其实水涨价真正的阻力来自社会心态不正常。”文一波说,水价调整之所以引起如此大的反响,跟现在价格体系比较乱有关系,不该涨的涨,该涨的敏感。让公众对涨价造成反感与质疑。

  他表示,现在多数人去讨论水价,却很少去关心水质和服务,其实这是水价的重要组成部分。水质既与原水有关,又与自来水水质相关。每个城市自来水的原水、供水水质是完全不同的。

  “我国的水质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非常好,但后来随着工业化快速发展,其实是以透支水体质量为代价的,现在拿过去的污水做原水,将大量的资金投入在水质处理上。你一打开水龙头,出来的都是污泥水,你还肯掏钱涨价?”文一波说,有人愿意掏钱买20多块一瓶的依云矿泉水,花1块多钱买一吨自来水却不是那么情愿,就是因为不信任水质。

  水质处理,在水费中也仅占20%-30%。而我国水价只是国际平均水价1/4-1/5,但中国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为全球平均水平的1/4,从这个数字看也是有差距的。

  有业界专家在谈到自来水企业亏损时曾表示:城市自来水企业尽管账面亏损,但是经营和福利仍然可以维系在较高的水平上。这主要缘于一方面供水企业通过加速折旧,得到充裕的自有现金,去支付运营费用及各种其他费用,造成了账面亏损;另一方面,一些成本转移进入副业公司,去补贴主业。这些相互调节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恶性循环。

  此外,当前水价中增长最快最大的其实是污水费。目前公众缴纳的水费中污水处理费占到不足四成,国家规定污水处理费平均标准为0.8元/吨,但大多数城市并未做到这一点。全国仅有江苏地区征收在1元以上。全国还有近两成城市甚至还未开征污水费。

  “污水处理完了,污染物会转移到污泥里,现在大城市污泥都无法完全处理。”文一波掰着手指头向记者细说,自来水变成污水容易,而要把污水处理干净,所花成本颇大。

  据清华大学环境系环保产业研究所统计,我国36个核心城市,10年来供水价格每年平均增长5%左右,污水处理费平均增长在15%左右。由于我国水价由地方政府制定,因此各地自来水公司亏损不一。但从2001年到2008年,全国发生水体污染的公共事件28起。若水质没有改善,今后我国会渐渐进入水质危机的高发期。

  文一波表示,老百姓要了解水和水价的构成,用长远的眼光去看水环境。“所有人都要对生活环境负责,提高水的质量与水的服务,也是所有喝水人的愿望。”

  谈亏损

  成本约束机制无法完善

  要求水提价,自来水公司声称是出于经营亏损,究竟亏在哪里?今年4月27日上海举行的水价听证会上,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去年上海自来水企业主营业务利润-4.18亿元,净利润-2.65亿元。排水企业主营业务利润-1.95亿元,净利润-1.95亿元,供排水企业合计亏损4.6亿元。

  供水行业作为垄断性行业,文一波深知其症结所在:“一些国企人浮于事,拨多少钱进去也是亏损,当普遍现象历时数年后,也成了老大难的遗留问题。”文一波说,成本约束机制无法完善,加剧了成本与价格的倒挂,造成了政策性亏损。此外,在我国城市化进程中,逐年的城市规划增加了管网的重复建设、扩建工程、新项目的透支运营,加上设备更新与维护、居民水表的更换都是供水企业成本增加的原因。

  作为民营企业,长期在国企与外资的夹缝中生存艰难。“我现在也只能做到保本微利。”文一波坦言外资企业给他很大的压力,外资企业用战略眼光抢占市场,使民营企业很难介入。文一波掌舵的桑德集团供水业务占比较小,这部分的运营资金是靠其他业务填补。